公园里围着桃花拍照的人还真不少 看来 大家都想把

一   三月的最后一天,是一个星期五。天气温暖,尽显春日之景象。   晚上,花福记老板扬召我及辉、华、伟、明,还有几位朋友在离我家不远处的一新开张不久的海鲜酒楼吃饭喝酒说话。辉、华、明、伟四位都曾是我当年在荣成二中的学生,扬虽不是我直接所教弟子,可因我也曾在他的母校荣成一中任教过,故也总是喊我为老师。  因了这份师生关系,加之平时多有联系往来,也因了那几位朋友是老熟人,所以,席间,气氛很是融洽的,每个人都按着传统的规矩起来敬酒说话,大家自是喝了不少酒。  然而,在酒席即将结束时,明单独端杯与我对喝时,突然对我说了一句话:河口走了! 我的酒并不多,听得很是清楚,可一时间还是打了一个大愣,反问了他一句:你说什么?   明再次对我说:河口先生走了!   他说得很是坚定。  全场的人都怔住了,因为那个酒桌上的许多人都认识河口,都与他吃过饭。 坐在副陪位子上的伟看着我,说:是的,老师!我也知道,只是怕你难过,所以一直瞒着你,没敢告诉你。    没敢告诉我?难道我会一直不知道?我理解他们俩的好意,不去责怪明与伟。在震惊之余,急忙问了一下最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明。“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时候的事?得了什么病?”              二  在听明说之前,我先简略追忆一下我与明与河口的关系——  明是1996年到日本留学的,他当时的情况我并不知晓。我于1995年到一家新闻单位任职,后停薪留职,于1998年5月1日赴日本,也是以留学身份前往的。我驻福冈,与大学一位同学办了一份中文媒体《九州华报》,并独自住在报社办bb电竞体育公室里面。平时每周可能去久留米大学法学部研究生班小竹一彰教授那里听听课,更多的时间则是采访写稿编稿和打工。  1998年11月13日下午的一点左右,我骑自行车去一家超市购物。返回的路上,突然听到有人喊我:老师,老师!声音很是真切。   我本能地用脚支起车子,停了下来,仿佛感觉自己是在威海或荣成县城或石岛的街头上。可看看蓝天,还是告诉自己这是日本,这是福冈。   那个迎面而去已错过几十米的小伙将自行车扔到道边,急速向我跑来,定睛一看,上前搂着我的脖子大叫:果然是你呀老师。   这位小伙就是明,就是我当年在荣成二中教过两年的学生。我不知他在福冈,他更不知我去了东洋,这纯属街头巧遇、有着电影似的传奇般的故事情节,只能让人感叹这地球的小与人生的妙。  当时已是中年的我在日本时间并不太长就回国,继续着自己紧张而平静的工作与生活,而还年轻的明仍留在扶桑国里打拼。他一路读下去,从本科到硕到博,在那里又待了十多年。  大约四年多前,明从日本回来,在威海办了一家公司,取名为“索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打造现代农业,以壳聚糖为原料改良已经明显酸性化的土壤,种植让人放心食用的农作物,严禁化肥与农药的使用。   明在威创业不久,就引来了一位日本朋友,他就是被称为研究壳聚糖的著名专家河口智章先生。他是明的老师,也是一家生产壳聚糖公司的老板。  河口第一次来威,我与他与明,当然还有其他几位在坐者,共同喝了一场大酒。以我对日本人的了解,当你举杯时,他们一般是会跟随的,当年我在福冈一家名叫浪漫座的酒店打工时,曾与日本人喝过,那场酒直喝到天色近明方罢。  据明说,河口生于1959年,属猪,从属相上说小我一岁。他话语不多,很是沉静,席间较少吃菜,然烟却不停地抽着。他听明介绍后,对我自是很客气,也总是用日话叫我“先生”。  河口对中国的白酒啤酒也都来者不拒,彼此相谈,甚是高兴,场面上酒多也似不多。但后来明却告我:河口喝多了,回去吐了。不过,以后相逢还是照喝不误。从那以后,在长达三年多里,几乎每一个月他都来威海一次。每次四五天,我们至少要聚上三四次。     他来威海后,明总是开车带他去各处的农田里,实地看看那里的土壤情况。不论到那一块地头,河口多是用手抓起一把泥,放在鼻子上嗅一嗅,有时甚至舔一下。他这样做就是最直观地测试土壤的酸碱度。荣成文登及威海市区周边的许多农民都认识他,他的平静平实、他的不畏脏乱环境之精神,他肯真正俯下身子为中国农民做点事的态度,都给见过他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说,他喜欢威海、特别喜欢荣成,荣成的海边景象好似他居住的宫崎。有一次,他甚至说,他就是荣成人的后代,是荣成人和镇河口村的。其实,荣成还有成山镇的一个村叫河口。这当然是玩笑话,但我却感受他对威海对荣成的真挚感情。在前后数十次的交往接触中,我们自然就成了好朋友。              三    还是回到那晚的酒桌上吧!明在我的追问下,流着泪讲述了河口去世的情形。    明说:还是去年九月七日的夜里,我突然接到了河口先生的女儿麻美的电话,说他爸爸病重。这对我来讲是突如其来的消息,因为我们交往多年,尽管他看上去并不强壮,但平时也没什么病呀!   我来不急多想,第二天就急忙购票先从威海飞抵韩国,立马转机到日本福冈,可是因飞机晚点,到了福冈当晚无法再去宫崎。着急上火也没用,只好等到九月九日早,乘福冈去鹿儿岛的火车,途中在宫崎下车,又打了一个出租车,赶到了医院。那已是九月九日上午十时二十分了。   到了重症病房

(责任编辑:bb电竞体育)

本文地址:http://www.mysticposse.com/fanjianlintiyu/dianyingyutiyu/202109/551.html

上一篇:伴随着广河湛梅拟建高铁的消息 从化也迎来了首个将
下一篇:即使两个人“得成正果” 由于这种“成功”是建立在

类似文章

即使两个人“得成正果” 由于这种“成功”是建立在

即使两个人“得成正果” 由于这种“成功”是建立在

中华福缘风水馆·风水讲坛(206)·企业为何倒闭——浅谈工商企业的风水选址问题即使两个人“得成正果”,由于这种“成功”是建立在另外一人受到极大伤害的基础上的,而这个人又...

伴随着广河湛梅拟建高铁的消息 从化也迎来了首个将

伴随着广河湛梅拟建高铁的消息 从化也迎来了首个将

为什么读书的人越来越少?我指的青年人和中年人,学生例外。这个问题我想过好几次,起初每次想到就觉得是因为人们觉得读书真的没有什么大用吧,所谓的“大用”就是指能挣更多...

在线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为必填内容